9号彩票注册

吟风阁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吟风阁 吟风阁首页 中华风雅颂 查看内容

岁月随心,不曾淡然: 一个12年的漫长故事

2017-7-19 17:1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28| 评论: 2

摘要:   诸君,一别经年,别来无恙?  我就是那个没良心消失了多年的然爷爷。  我回来了,回来看看这个曾经缘聚心然的地方。  贴吧真是暌违已久了呀……今天,借着12周年的机会,就让然爷爷我给葫芦娃们讲个絮絮叨 ...

  诸君,一别经年,别来无恙?

  我就是那个没良心消失了多年的然爷爷。

  我回来了,回来看看这个曾经缘聚心然的地方。

  贴吧真是暌违已久了呀……今天,借着12周年的机会,就让然爷爷我给葫芦娃们讲个絮絮叨叨的故事吧。

  PS:年代久远,爷爷睡眠不足老年痴呆肚子又饿,记忆难免偏差,如有错漏,多多担待。

  

  【入梦】

  12年前,爷爷我还是个傻白甜,是各种国产仙侠RPG的死忠粉丝。因为最重要的人离世,玩绝代双骄三的时候,一下被那首《守候》击中心底,便有了我人生当中第一首拙劣的翻唱歌曲:

  我能等你吗,在那淡淡月光下,静静想你。

  我能等你吗,在那熟悉的地方,轻唤着你。

  风里传来你的呼吸,云里映着你的笑意,

  林里的鸟相偎相依,我却孤寂。

  我等你回来,把那窗儿打开,向我依赖

  我等你回来,带着纯真的风采,宛如小孩。

  衣裳装满你的记忆夜里的梦多么清晰,

  冰冷黎明只剩叹息,如何忘你?

  迷离的夜,飘响着无边际的旋律在耳边旋绕不停,

  能不能载着思绪的雨带我找你纵然是梦想也罢,

  宁愿寂寞放弃自由,怎样也想抓住你的手,

  春夏秋冬,你的承诺,我会守候。

  那一年,我在150150注册了名叫“心然”的账号,上传了《守候》。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叫“仙剑音乐团队”的主页。里面有好多我耳熟能详的仙剑曲子,原本都是游戏当中熟悉的曲子,竟然还能被填词唱了出来,其中就有我非常喜欢的御剑江湖,我无比欣喜,对游戏的喜爱似乎又找到了一种新的表达方式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也正因为这个机缘,我懵懵懂懂地推开了古风音乐歌曲的大门,也推开了一个绚烂美丽的新世界。启蒙我的领路人,便是仙剑音乐联盟的创始人——唐家大小姐,因为她对仙剑音乐推广所做的努力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戏音乐同好聚拢了过来,或填词,或演唱,圈地自萌,虽不专业,却也乐在其中。

  发现新天地的我,终日沉迷于翻唱不能自拔,游戏带给我的感动,能通过歌唱直抒胸臆,是当时最开心幸福的一件事了。我开始在双剑的贴吧、仙联分享自己的歌曲,当时胆子小脸皮薄,也没什么信心,发帖的时候心里很是忐忑,不知道大家的反应会是怎样。毕竟作为录音小白,我的歌曲质量确实蛮糟糕的,设备差,唱功业余,电流声噪声一堆,也是不懂混响,直接是把干音混掉保存,以至于出来的东西糊成渣……就算是这样,也还是被大多数人接受了,争议不是没有,但收获得更多的却是善意的鼓励,是大家的支持,让我坚持了下来,渐渐地,我翻唱的游戏歌曲越来越多,开始有第一个粉丝给我建了贴吧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,从我的歌中,找到了对游戏的情感共鸣。

  

  【缘聚】

  15150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进驻了心然吧,大家在里面发歌,发词,继续圈地自萌。那个时候,心吧一亩三分田,三十多个小伙伴,大家相亲相爱,这群人,就被后来的小伙伴们称为“心吧元老”。

  那是心吧最恬静,也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……

  心然吧变成大家互娱互乐的地方,吸引过来的同好也越来越多。从仙侠游戏慢慢延展到对古风文化的交流。有讨论仙侠游戏的,有填词作曲编曲演唱的,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,一时间百家争鸣,好不热闹。虽然大家都不专业,但每天都很快乐,心吧于我们而言,是一片心灵净土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。当我们的家园小有名气之时,幺蛾子就来了,开始有喷子时不时过来侮辱诋毁挑事,我便是首当其冲被攻击的对象。隔三差五满屏的火药味,而心吧里大多都是性情温和良善的孩子,争吵多了,免不了就倦了,一些人受不了也就离开了心吧,我也曾因此心烦意乱离开过两次,但对心吧的感情,以及大家为我的守候,我终究还是没舍得真的放下,他们亦然。

  一次离别归来后,我以动画片《草莓蛋》的曲子作词改写成了一首《Dearest-心然吧吧歌》,这是一首心吧全体成员情谊见证的歌曲(现在看来,歌词似乎就立了个FLAG):

  昨昔的梦依然清晰萦绕眼中

  回味中的感动弥漫空气中 如咖啡香浓

  离别的风终于吹散紧握的手

  莫让愁绪眼泪占据了你昔日灿烂的笑容

  迷离的梦在黑暗中穿梭追寻光明

  记忆中的感动将如影随形 常相伴左右

  思念的风跨越时间连接你我

  约定永不落空情谊永驻心中被轻轻唱颂

  曾经携手共沐风雨欢喜悲伤一起走过

  昨夜传唱的那首歌明朝你是否还会记得

  雨后总会见彩虹阴霾遮掩不住晴空

  今晨唱起的这首歌伴随着祝福为你响彻

  敞开胸怀不再落寞看生命中阳光灿烂如昨

  每次离别都意味着只为邂逅下一次重逢

  这首歌就像是心吧的灵魂一样,被吧里的孩子喜爱着,在心吧一次又一次被唱响。

  除了吧歌,心吧还有一首传唱度非常高的缘聚系列歌曲。最初的第一版,是心吧初代元老之一,帅竹作词,将心吧当时活跃的一些ID串烧。由于缘聚心然的旋律婉转动听,又相当有纪念意义,后有人又陆续出了缘聚二版、三版……至今,已经是第十七个版本了。“缘聚心然”系列歌曲,仿佛心吧的一部编年史,串连起了历代心吧心宝宝的情谊羁绊。

  多年阔别,当熟悉的ID悉数在微博上与我重逢,对我说着“然姐,欢迎回来”,那一瞬间,仿若时光倒流,回过神来,已泪盈于睫。

  【缘散】

  心吧是美好的,但盛极一时的背后,酝酿着汹涌暗潮。尤其千年缘这首歌小火了一把之后,心然这个名字背负了太多太多名过其实的美誉,吧里便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太平,纷争几乎就没有停止过。我们经历过惨烈的屠版,经历过心吧新旧两代人的激烈纷争,经历过有人试图分裂心吧,也经历过背后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的酸楚……好好一个分享交流的地方,却真是没有一天省心的。工作忙碌的我,拖着一身疲惫,打开电脑,却不见往昔的和谐安宁。渐渐地,我不再感到快乐,背负着过高的期待,唱歌也渐渐成为了一种心理负担。

  2008年,我遭遇了最猛烈的一起人肉事件,危及人身安全及家人,加上被有心者商业化利用,身心俱疲、心灰意冷的我含泪地删掉自己一百多首歌,留下一片交代的帖子后,黯然离去。这件事,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。

  “心然”的歌声,终于在2008年的某月某日,戛然而止。

  于我而言,她已经死了。

  心然的QQ,换成了一个灰色的低着头闭着眼睛的头像。这个头像寓意着“心然”的沉寂消亡。她太累了,她合上了眼睑,想永远地睡下去,不愿再睁开眼睛,看见沉重和哀伤。

  当年这样突然的离开,让许多爱护我的人伤心失望,但更深层的原因牵涉了太多黑暗的内幕,说不清,也道不明,不如就这样安静离开罢,我不在了,至少可以换回心吧昔日的宁静。

  离开前,我将心吧和心宝宝们托付给了管理组,并请他们逐渐淡化我的存在,守护好心吧。

  刚开始前三年,我还会偶尔炸个尸,给大家一些安慰。毕竟,让心宝宝们接受我的离开,还是需要一个过程。然后渐渐的,我便彻底地匿了。管理组刻意淡化我的存在,便是我的授意。时间会治愈一切,当大家习惯和接受了这个事实,也就不会再难过了,我想。

  为了实现我的心愿,一代又一代管理组成员为我挡住风雨,背负了不少误会和委屈,抗下压力,却不曾向我抱怨一点半句。

  正因为他们的守护,告别“心然”的我终于得以全身而退。

  但对大家的思念,我还是会偷偷回来看上一看大家,看着大家对我的祝福和思念,多少次想要回复一声谢谢,却已是不能。

  【历劫】

  隐匿,抹去心然所有痕迹。我卸下所谓女神的光环,回归平凡现实,只想找回属于我的清净。

  我开始了新的生活,平平淡淡,却也恬静安宁,这是爱护我的人们对我的理解和成全。失而复得的美好时光,我格外珍惜,工作虽忙且累,生活也免不了烦恼,但,至少没有“额外”的debuff压在头上,天空格外晴朗。

  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我以为日子可以波澜不惊过下去。却未想,前路已是无尽深渊。

  狂热偏执的尾行者找上了我,噩梦再度降临。我的家园被不请自来者径自破门而入,所有账号丢失,所有能找得到我的渠道,都被掘地三尺。尾行者们如附骨之疽,跟踪着我的生活和工作,甚至强行干预和介入我的事情…手机号换了三次,依然时不时接到骚扰电话,几次辞职换工作甚至远走他乡避难,依然能被掘地三尺;微博注册的小号,不敢发与古风有关的内容,不敢和相关的朋友过多互动,却依然被顺藤摸瓜,不得不被迫删掉自己两年多点点滴滴的生活记录,归于沉寂。

  不是没有人劝慰我,这些破事压根无需去理会,可大家或许还未曾切身体会,三次元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,家人朋友同事的隐私也无法保障的痛苦。虽然我没有任何污点被他们抓着不放,但是,完全没有一点点隐私的空间,还是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折辱。

  那时的我,深深埋怨着心然对我的连累,甚至开始排斥起“心然”这个名字,不愿意承认,她曾是我的一段过去。

  为了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,换取些许喘息的空间,我几乎放弃了网上所有的阵地,步步退让,一再逃亡,却依然逃不过毒蛇的缠绕绞杀。去年平安夜,就连支付宝账号终于也被攻陷了,对方甚至连我亲人朋友的信息都没有放过……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我终于还是崩溃了。委屈和悲伤就像黑暗汹涌的潮水,淹没了我。恐惧,焦虑,不安,疯狂,所有的负面情绪决堤,击倒了我。

  将自己困在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。世界没有了色彩,终日不见阳光。爱护的力量,被隔在遥远的对岸,他们向我伸出臂弯,我却身在他们触碰不到,目光之不所及的地方,独自倔强与黑夜对抗,做徒劳无功的垂死挣扎,我一次次被击倒,又伤痕累累地站起来。这几乎已经变成本能,我化身浴血修罗,与毒蛇拼得两败俱伤。占有欲让他发狂,然而,病态的行径却也让靠近我的愿望,永远地背道而驰。即便拿到我所有资料,渗透进我的生活,那又怎样?从未得到,永远也不会得到。

  无数次的退让,却依然被无数次残酷摧折,这样的隐忍,换来的是什么?在被毒蛇纠缠得几乎要窒息而亡的那一瞬间,我终于举起了法律的利刃。手起刀落。

  爱护我的人们,终于也为我跋山涉水而来。为我提供法律援助,为我提供立案的支持。立案量刑5-10年,将是他们多年侵扰我的结局。有前科的人,终生都在监控网络中,翻不出如来的手掌。五年的折磨真是够了…我会一点一点讨回属于我的公道。

  一切都这样结束了吗?并没有。我不曾屈服,而今更不会再退缩。邪魔外道们杀不死我,我就一定会从黑暗的深渊中,探出头来。

  我慢慢开始了自己的心理重建,不再逃避过去痛苦的问题。追根溯源,我伸出手,摩挲着岁月的痕迹,终于也接受、理解和包容被沉睡在我内心深处,那曾经饱受争议困扰、伤痕累累的“心然”。

  这才醒悟,是当初的自己不够坚强,才未能保护好“心然”。既问心无愧,为何要活在阴霾之下,提心吊胆?爱护我的人那么多,我却为了躲避魍魉魑魅,藏在他们目光所不及的孤岛,却是徒劳,不敢、也不能自由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我是有多傻啊……

  想通是一回事,说要重新开始,却免不了心有余悸。过去的心理阴影,也让我望而却步。几番心里挣扎,却还是逼着自己要学会适应和习惯。在B站和云音乐注册了马甲,微笑的月弯,偷偷发些配音,已经鼓足了我莫大的勇气。

  新月在占星学上,被视为能量日,微笑的月弯这个名字,于我也有着特别寓意。月亮在塔罗牌中,寓意隐藏在背后的真实,月弯不是圆月,因为阴影还未全然散去,所以依旧残缺。下玄月的弧度,像在黑暗中努力上扬的微笑,不低头,不放弃。头像是个睡着的小女孩,是我自己画的。希望内心还像孩童的自己,能在温柔月光下抚平创伤,安然进入梦乡。

  我祝福自己,给自己加油打气,不再自我勉强,不再自我压抑,微笑的月弯终于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。想要通过声音传递情感的心情,与当年懵懂推开古风音乐大门的心然何等相像……

  我天天在听舒缓或正能量的音乐,调节心态,朋友们也一直在鼓励我,也正是由于他们的支持,月弯和心然,渐渐重合,变成了现在站在诸位面前如获新生的我。

  岁月随心,怎能淡然?我却终究不如大家歌颂和赞美的那般云淡风轻。这么多年过去,我终于可以不再只是默默看着你们,终于可以拥抱你们,对你们说一声“谢谢”,你们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光,驱散了我身上最后的冰冷与晦暗。

  谢谢你们, 9年的不离不弃,守得云开见“月”明。

  历劫重生的我,不再是孤单一人,我因你们而坚强勇敢,因为我的葫芦娃,已经长大啦!

  爷爷我这次,是真的回来了。带着月亮的祝福和微笑。

  文/心然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admin 2017-7-19 17:35
  心然是谁?
  心然,听古风音乐的朋友可能知道,千年缘可能很多人都听过,或许听的时候感觉很好听,并没有特意去关注是谁唱的,这首歌是仙剑游戏音乐填词作品,演唱者正是心然。心然05年左右活跃于心然吧,后因为很多事情退隐,网络上可以搜到的资料很少很少。心然,出生地海南省海口市,出生日期,9月28日。百科上是这样介绍的,心然,游戏、音乐、网络女歌手,第一首作品,是2005年7月翻唱的《新绝代双骄3》主题曲《守候》,成名作是单机RPG游戏背景音乐的填词演唱歌曲,如天之痕·变奏、天之痕—昔影、幽城幻剑录·冰煌雪舞等,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歌曲是《回梦游仙·千年缘·变奏》、《织梦行云·离歌》。
  心然为什么封麦?
  心然封过两次麦,以下是心然自诉。
  【一】
  2007年即将过去,过了12月31日我就不再发歌上来了……封麦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,把话说死是不想自己留有转圜的余地。希望大家谅解……我的身体一直不太好,工作又非常繁忙,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,而我总不忍心辜负别人的期望,一直做着自不量力的事,久而久之,唱歌便成了一种负担,更别说要应对对我百般诋毁恶意中伤的那些人。在她们眼里,大家对我的赞美是一桩不可饶恕的“罪过”,我 ...
引用 admin 2017-7-19 17:32
以前欺负过我的!
包括现在还在欺负我的!
还包括以后想欺负我的!
今天我请你们注意了!
我种的葫芦娃已经慢慢长大了!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( 豫ICP备15004038号 )

GMT+8, 2017-11-22 05:10 , Processed in 0.056747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古风文学 吟风阁

© 2001-2016 yinfengge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幸运农场  幸运农场  幸运农场注册  幸运农场代理  98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